097、鬼舞仙君
作者:近夜风好 更新:2019-10-19

  一只白色的乌鸦怪叫着,从浮生城一处风化破败的墙檐飞出。

  五千年的浮生城啊,早已看不到了昔日的邪气凛然,已经沉寂三千年的天煞道,到底是了得起,还是了不起,又岂是让别人看看『风云起天煞』如何如之何便能够证明的?   吴鸣的瞳孔上,闪过一道冷峻寒光。

  “距离邪道争霸大会还有三天,这三天时间里,我要好好节省体力,能不做的事情就不做。发挥一次『风云起天煞』,至少耗掉我一半真元,起码要半个月才能够恢复。”终于,吴鸣冷冷道。

  紫烟愣了好一会儿,才捧腹大笑起来,肚子都笑疼了,想停都停不下来。

  吴鸣无动于衷,他不明白紫烟为什么要笑,所以他也懒得去理会。   “看来这个小家伙还很狡猾呢。”紫烟故意大声说道。

  笑够了,紫烟跑到吴鸣面前,她倒着走路,春波般撩人的目光只在吴鸣身上,说:“喂,你可以告诉我,你是怎样加入天煞道的。”   “无可奉告。”吴鸣冷冷说。

  “你就告诉人家嘛,只要告诉一点点就可以,求求你啦。”紫烟撒娇哀求道。

  “就算你跪下来求我,我都不告诉你,不想说就是不想说。”吴鸣淡然说。   “你气死我了。”紫烟使劲一跺脚。

  无论紫烟如何诱使吴鸣说一些经历,都被冰冷的驳回,根本就动摇不了他一丝一毫。

  独自漂泊三载有余,又入天煞道这样一个凶霸天下、无与伦比的奇门绝户,那个养尊处优的小孩童,早已是一个心如铁石、天破不惊的大少年。   紫烟只好到一旁生了会闷气。

  但是很快,紫烟就被吴鸣给深深吸引了,只见他浑身冒出白色蒸汽,越来越稠,竟然能够用护身真气将湿透了的衣服烘干。   难道这样就不消耗真元了吗?

  说起来,与其消耗真元烘干衣服,还不如演示一下『风云起天煞』给女孩子看,至少演示之后,可以博取女孩子的崇拜,而烘干衣服,好像什么都得不到。

  紫烟就把这个疑问一五一十告诉了吴鸣,建议吴鸣聪明一些。

  吴鸣摇摇头,说:“那只是你的看法,在我看来,烘干衣服之后,我会很舒服,心情很好。而辛辛苦苦演示给你看,除了博你一笑,我还能得到什么?”

  幽暗的青城东侧,传来一个阴森森的老者声音:“小娃娃,人家小姑娘想看看你的本事,哄着骗着要你炫耀炫耀技能,真是很给你机会了,多少风liu倜傥的公子哥想在这位小姑娘面前得一个炫耀的机会,人家小姑娘还没耐心看呢。呱呱,说不定你的表演令她眼花缭乱爱慕不已,她心里一高兴,将来你不花钱就得个漂亮媳妇。白捡的好事,你竟然不干?”   紫烟听到这阴森森的调侃,粉嫩的俏脸不由一红。

  心里紫烟发狠在想:哪个老邪物,居然敢这样说话,有机会的话我一定毫不留情的拿发簪插太阳穴。

  吴鸣正要说什么,那阴森森的声音再次传来,距离好像越来越近:“这么好的事情,你不干,我来干吧。小姑娘,虽然我今年八十多岁,但体力还行,再奋斗个七八十年的没有问题啊。你就看看我的本事吧,要是看着高兴,就到我这边来吧。”

  紫烟心里臭骂,嘴巴上却很甜蜜:“是吗?不知道是哪位前辈,还可以再奋斗七八十年,出来让我看看。还不出来!藏头露尾算什么诚意?我可是只有十六岁哦,含苞欲放呢。”   吴鸣听了,替紫烟脸红了一下。

  紫烟话虽对着那边说,眼睛却是看着吴鸣的,明明白白看到他嘲弄似的的脸红,她为之愠怒,又是好一阵生气。

  “我来了。快看!”那黑暗中还可以再奋斗七八十年的老前辈终于现身。   紫烟看在眼里,也有些意外。

  听声音阴森森的,对方不是邪门就是阴毒,然而看到人之后,根本不是想象的那样,这个老者除了印堂发黑之外,竟然仙风道骨,眉心点个红圈圈,去伪装一下仙人,颇能迷惑不少人的。

  紫烟立刻想到了一个人,当即失声道:“鬼舞仙君。啊,原来是无情道的道主。”

  阴森森的声音哈哈大笑起来,说:“我还以为小姑娘仅仅是嘴巴甜,心狠,手辣,思想恶毒,想不到眼睛也蛮厉害嘛,把我老人家一眼就看出来。我老人家赶来的时候,路上可是有很多瞎子,我都说了是邪道中人,他们硬扯着我说是上仙。真烦死我老人家了。本来我想一人一巴掌,直接送去西天,可惜看那些人手无缚鸡之力,并非修真之人,竟真动了菩萨心肠,狠下心来放了一个大臭屁,把那些人都臭晕了,才算脱身。”   紫烟做掩鼻子状。

  鬼舞仙君哈哈大笑,说:“不错,小姑娘,我们有缘,看来不用我表演,你也知道我的本事,我就省点力气,你可以直接来当我无情道的道主夫人了。虽然有老夫少妻的嫌疑,不过我无情道作为大门派,这样反而显得有尊严嘛。你看看那些正道名门,哪一家不是老夫少妻,凭什么咱们邪道,就不可以效仿一下。”

  紫烟翻了翻白眼,说:“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大门派,你倒说说看,你这大门派,上上下下有多少门徒。”

  鬼舞仙君思前想后一番,哈哈大笑,说:“算上做饭的厨子,扫地的杂役,我无情道足足有六个门徒呢。”   紫烟赞不绝口:“真是好大的一个门派啊。”

  吴鸣也不由点头:“果然够大,比我所在的门派大好几倍。”

  鬼舞仙君却猛然想起什么,神情有些沮丧,道:“哦,我差点都忘记了,昨天我刚刚战死一个最有前途的徒儿,现在我无情道,还有五个门徒。”

  紫烟很意外,大有兴趣的追问起来:“什么?无情道这么多门徒就死了一个啦?怎么死的。”

  鬼舞仙君确实有些萧瑟,看来对那个弟子十分器重喜欢,可惜那弟子已如风而逝,他老人家摇头喟叹说:“唉,说起来也怪我这徒弟,去江南玩了一趟,结果得罪长江斧头帮,居然只为了救几个烟花女子,一怒之下,灭斧头帮一千多人,正要全身而退,后来不知道哪里跑来一个秃驴,使得一手神鬼莫测的『佛变』,弄得我这徒弟自己也身首异处了。虽然事后有无念宗的几个道友帮忙收检,终究也只找到半截胳膊,连入土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
  紫烟嘴巴张得老大,显然没有想到无情道一个徒弟就是这样战死的。

  良久,紫烟哼哼道:“亏了你还是一道道主,真是连你徒弟都不如,你徒弟还知道宁死不从,要有邪道气节,你呢,放臭屁这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。真不知道你这么没用,怎么教育出来那么有用的徒弟。”

  吴鸣插了一句:“正道出败类,邪道出善人,本就算不上什么稀罕的事情。这位前辈虽然放屁厉害,教出一个不放屁的徒弟也是可能的。”

  紫烟想不到吴鸣会接这样一句,一时笑得花枝乱颤,胸脯上下剧烈起伏。

  鬼舞仙君无动于衷说:“我无所谓了。无情道,早无情,廉耻之心更不用说了。”

  紫烟虽然嘴巴上不肯服软,嘲笑那鬼舞仙君,心里也是雪镜一样清楚明了,无情道虽然人少,个个却是不折不扣的逆天魔王。邪道之中,除去阴魂道确实很少有人愿意修炼之外,那些人数越少的门派,越可怕,其修炼的道行,必定高深。

  天煞道最鼎盛时期,也不过三个弟子,却能够让正道轻易不敢动身,邪道无不臣服,便是这种人数越少,气势越大的典型代表门派。

  也正是因为可以比肩正道大门派的精湛绝学,以及门规森严,偷鸡摸狗、吃喝嫖赌一类的下三滥事情是绝对不允许随便去做的,因而不是一般邪道中人能够忍受,才使得无情道这些门派人丁稀少,香火不旺。

  鬼舞仙君的那个死鬼徒弟,能灭长江斧头帮一千多人,还算弱的,真正惹翻了无情道,别说一个斧头帮,就是一百个斧头帮,也照灭不误。

  鬼舞仙君一瞪眼,说:“对了,小姑娘,你还在犹豫什么,既然已经知道我无情道之大,刚才我所说,邀请你当道主夫人的事情,考虑好没有。”   紫烟哼了一声,说:“还没有考虑好。”

  鬼舞仙君有些不高兴,一瞪眼,说:“我老人家的耐心一向是很有限度的,你怎么还没有考虑好?难道一定要我霸王硬上弓吗?我老人家可是有这个能力的。”

  紫烟用手指刮了刮自己的脸蛋,说:“羞死人了,胡子一大把的人,居然还对一个小姑娘说什么霸王硬上弓。见过无耻的,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。”

  吴鸣看着紫烟脸上刮出来的那几道绯红痕迹,竟是白里透红,娇艳绝伦。

  那边鬼舞仙君越骂越开心,哈哈大笑道:“我老人家本来就是:天下无耻第一,古今恶毒无双。哈哈,各位道友给我的楹联绝对不虚。这份文采,我都想不出来,真亏了他们想出来。怕了吧,小姑娘,怕了就顺从吧。”

  紫烟嗤之以鼻,说:“少来。你以为我是吓大的。哼,我是知道你啊,可是天晓得你是不是浪得虚名。很多老头子就是这样的,仗着自己树大根深,唬弄得了很多人,其实已经老得不行了,在外人面前照样装一幅还能再奋斗七八十年的样子来。再说了,前辈你可是无情道,你怎么居然发qing了?这不是有损你无情道的五千年声誉吗?”   吴鸣在旁边叹息一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