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 蛮横无理
作者:络梦侯 更新:2019-10-19

  萧靖击杀过青霞门的弟子,体内留下了青霞门特殊的印记,虽然在千毒谷外的时候,巡察使把这种印记消除了,可是青霞门的强者也非等闲之辈,而且是他们自己门派内的标记,怎么可能不会察觉?他们第一时间就感应到了,但是看到巡察使的作为,他们虽然心中惊怒,但却没有擅自行动。

  虽然在冰雪神殿的面前不敢出手,可是在千毒谷中,青霞门就没有什么顾忌了,冰雪神殿即使再怎么强大,也不可能遍看北原各处,何况是充满凶险的千毒谷,他们更没有无法触及,只要在事后毁尸灭迹,冰雪神殿也不能怎么样。

  而且,即使冰雪神殿查出,青霞门也可以有诸多理由,千毒谷那么多的凶险,谁能保证在里面可以不死,更何况是一个修元境界的小修者,死了也在情理之中。所以,就在各大教离开的时候,他们派出了门下的数名弟子,追踪萧靖的行踪,而后杀之!

  冰雪神殿有冰雪神殿的威严,可是青霞门也有青霞门的尊严,不容许任何人践踏,即便对方是冰雪神殿的也不行,门下的弟子被杀,而且众目睽睽之下,冰雪神殿的巡察使抹去了杀人者体内的印记,他们怎么可能不动怒?

  北原各教的强者都在暗中观察着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幸灾乐祸,青霞门的强者怎么可以吞下这口气?如果不能把萧靖杀死,那么北原各教将会如何看待青霞门?定然会发出无数的嘲笑和讽刺,连门下弟子的仇都不敢去报,还有什么颜面在北原立足?还有什么资格开教立派?

  两名弟子死亡是小事,也是难以避免的事,但关乎到门派的声誉和威严,就是大事了,无论原因为何,无论谁对谁错,为了门派,必须要有所表示,不是为了给死去的弟子报仇,而是为了维护青霞门的名望!

  “虽然你的法阵给我们造成了一些麻烦,不过终究被我们破去了,现在,你的死期到了!”青霞门的弟子说道,全身被青色的神力缭绕,爆发出的气息,让人心惊。

  这青霞门的三名弟子,都已经有炼婴二层天的实力了,极为强大,不要说是在青霞门,恐怕在北原的年青一代中,都是实力极强的,堪称惊采绝艳。难怪只有他们三人前来,这是对自身修为的自信,以及教内长辈的信任。

  “原以为我们被困在法阵中的这段时间,你会趁机逃走,可是没想到,你竟然还留在此地,真是省了我们三人不小的麻烦。”他们面带微笑的说道,而那笑容里,暗藏着一丝嘲讽和冷笑,仿佛是在嘲笑萧靖的愚蠢。

  萧靖的脸上没有什么波动,但却是心惊,这三人的实力,已经超出了自己的估算,每一个都散发出了一种强大的气势,让人不敢轻视。这是年轻一代的强者,虽然没有徐冰那样绝世,但也可比秦望月了,在同龄人中罕逢对手!

  “为了追杀我,竟然出动了三个炼婴境界的弟子,青霞门真是看重我啊。”冷冷的看了一眼对面的三人,萧靖淡淡的说道,面对这样的强敌,面对这样危机,他依然保持着平静,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。

  “哼,杀你,何须三人,我一人就可以像碾死蝼蚁一样碾死你。”其中一人冷笑,轻蔑的说道,“杀我青霞门弟子,你罪当诛!”

  青霞门的三人,表现的极为自负和强势,双手负在身后,扬起了头颅,眼睛微眯着望向萧靖,仿佛眼前之人真的像是很不堪,不能入他们的眼界。

  “难道你们不问问我为何要杀他们吗?”萧靖说道,当初,他与血魔山的弟子大战,那几名青霞门的弟子赶来,不问缘由,就杀招相向,而且在得知萧靖手中的战矛是一件大杀器时,更是起了杀人夺宝的念头,一路追杀他。

  别人都这样了,萧靖怎么可能再留情,人犯我,我必杀之!

  “无论原因是什么,你今天都难逃一死!”青霞门的三人说道,他们眼中的杀意凌然,神情极为倨傲,看待萧靖如草芥,他们受到门中长辈的交托,无论如何,都要杀死萧靖,让萧靖这个人从世上彻底消失!

  对错?有什么重要,只要能够维护门中的利益,只要能够完成师门吩咐的任务,即便错杀又能如何?

  “不问是非对错就要杀我,青霞门是否太过霸道了!?”萧靖冷喝,那两人的死,根本就不是他的错,当时他受到那两人的追杀,处境相当危险,若非有王轩月和刘琼助战,恐怕死的人就是萧靖了。

  那两人想要杀人夺宝,在发现萧靖的实力后,更是怕留下后患,都抱着绝杀萧靖的心,面对那样的情况,萧靖当然要反杀之,但现在这青霞门的三人,不询问清楚原因就要针对他,似乎太过不讲理了。

  “你们可知道,是他们无缘无故想要杀我,然后才被我反杀的?”萧靖没有一丝表情,脸上尽是冷酷,眸中闪烁着寒意,向那青霞门的三人说道。

  这说的实情,那三人根本就没有把萧靖放在眼里,闲庭信步,想要随手杀之,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萧靖的修为很强罢了,更是没有想到会因此丧命,若是他们能够预见,绝对不敢这样嚣张,即使知道萧靖身上有重宝,恐怕也不会立刻行动。

  “知道怎样,不知道又怎样?你杀了我们青霞门的人,已经是不争的事实,如果我们不杀了你,维护青霞门的声望,那以后的青霞门,将如何在北原立足?其他大教又将如何看待我青霞门?”其中一人慷慨激昂的说道,其他两人都重重的点了点头,非常赞同他的说法。

  那两人的死虽然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,若是在平日里,计不计较都不会有很大的影响,但情况偏偏不是这样,当日各大教的强者都在场,他们的灵识那么敏锐,对各教印记又是极为了解,怎么可能没有发现萧靖他们,只是不曾明说罢了,各自的心里都非常清楚。

  在这种场合下,青霞门如何能轻易就将此事揭过去,而且,在各教强者的灼灼目光之下,青霞门已经在冰雪神殿面前弱了一口气,没有找那冰雪神殿的巡察使理论,但事后让他们觉得更加愤懑,此事绝不能视而不见,那三个杀人的人,无论如何,必须死,让北原的其他大教不敢轻视青霞门!要让他们知道,即便是冰雪神殿想要保护的人,如果一旦触动了青霞门的威严,那也要必须死!

  “哼,那也是青霞门咎由自取,管教弟子不严,让他们成为了修炼界的败类,四处横行嚣张,死也是死得其所!”萧靖冷笑,见过理直气壮的,没有见过这么理直气壮的,明明就是他们自身的错误,还说的这么义正言辞,实在让人忍不住愤怒!

  依仗着自身身后的强大门派,以及罕有人可匹敌的修为,就到处欺人,随意抹杀见到的其他修者,实在是太过嚣张肆意,与血魔山的那些弟子有什么不同?只不过披了一件华丽的外衣罢了。

  如果萧靖的实力弱一点,或者换做是其他修为不高的人,恐怕早已被他们杀死了,而他们依然会到处横行霸道,根本不会有任何心理上的负担,这样的人,死了也是该死!

  “你——该死!”萧靖的一句话,触动了青霞门三人的怒火,三人怒目大喝一声,一身修为顿时提升至巅峰,青色的神光爆发出万道光芒,把他们的周身都笼罩起来了,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,让萧靖都皱起了眉头。

  “我来出手,一个勉强入流的散修罢了,竟然胆敢侮辱我青霞门的威严,死不足惜,即使有冰雪神殿相护又如何,撼动青霞门尊严者死!”其中一人说道,不待其他两人回答,就举掌挥动一股青色神力,拍向了萧靖。

  “原来你们几人也是一路货色,想不到堂堂一方大教,竟然有这么多败类出现,看来青霞门也不过如此罢了!”萧靖冷笑,面对炼婴二层天境界的修者一击,毫无所惧,眉心光华闪烁,血色符咒浮现,立刻垂落下宛如丝绦的神力,把萧靖护在当中!

  血色符文垂落红光护体,萧靖大步上前,手臂一震,体内神力喷涌而出,随着手臂,灌入黑色战矛之中,他挥动战矛,对着那拍击而来的手掌就是一个穿刺!

  黑色战矛绽放出神力的火焰,火星四射,而且上面电力流转,好像十几条细长的雷蛇,把一杆战矛缠绕住,穿刺之间,喷吐雷光,煞是骇人!

  “你以为,就凭你这样的修为境界,就可以抗衡炼婴二层天的修者吗!?”那拍击之人,眼眸轻蔑,神情倨傲,大袖挥动,卷起漫天青色光华,他的身体飘然而起,一只手掌掌心向下,庞然拍落,好像磨盘一样!

  虽然两人相差的只是一个小境界,但从修元五层天,每每提升一个境界,实力的增长就大的让人难以想象,修元五层天与修元六层天,就是云泥之别,当进入了炼婴时期,这种差距更是明显,实力对比更是不成比例,炼婴二层天的修者,完全可以轻松的力压炼婴一层天对手,即使击杀也是极为简单的事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