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
作者:梅果 更新:2019-10-19

“相爷,”耳边又传来小丫环的叫声,秦桧却只觉得头皮发麻。狗血的情节永远也不怕重复,现在这具身体里的芯片已换,换成了一个叫程桐桐的小女人。

一个21世纪的刚出校门的小白领,八年腐龄的腐女,在家考顺父母,在外尊老爱幼,除了偶尔哀叹自己是个穷人外,程桐桐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好人!明明在床上捧着新到手的ipad玩水果忍者,切水果正切得开心呢,家里停电了,程桐桐只觉得眼前一黑。

眼前有那么一秒钟的黑暗,随即眼前光明重现,程桐桐就发现自己穿越了。这年头穿越的人太多,程桐桐先还是兴奋的,然后她听见床边的人喊他相爷,程桐桐这时也还是高兴的,男人就男人吧,好歹也是个大官不是?

“我是谁?”女人微笑着问面前小丫头。

“您是相爷啊!”

“相爷我也有名字吧?”女人微笑。

“奴婢不敢。”

“说!”

“相爷姓秦,名桧,字会之啊!”

女人五雷轰顶,当场晕死过去!

这会儿,女人穿来南宋已经五天了,上过吊,跳过河,吃过耗子药,割过腕,抹过脖子,可惜这辈子她属了小强,就是没死成,没死成就是穿回去无望了,于是女人开始认命。

秦桧,额的神啊!

换了芯片的秦桧这会儿坐在一面铜镜前,镜子里是一个男人,也就是遗臭万年的大奸臣秦桧了。除去满心的吐槽和反感,女人不得不说,这秦桧是个小白脸,而且还是个很年轻的小白脸,就腐女的眼光来看,这秦奸臣还达到了妖孽的标准。

“相爷!”那个让女人一穿来就晕死过去的小丫环到近前来了。

秦桧有气无力地“嗯”了一声。这女人历史不好,但起码的历史常识还是有的,当上了宰相的秦桧不应该这么年轻,难不成这里还带点架空的意思?女人苦思却不得其解。

“相爷,该上朝了,”小丫环却快哭了,这位自打上回从马上摔到地上之后,就不正常,到现在仍是不正常。

秦桧心想自己连看个繁体字还得连猜带蒙,当一国宰相,哪怕这人是个奸臣混蛋,自己是不是比原来那个秦桧更混蛋?

“相爷?”名叫翠翠的小丫环见这位还是在发呆,真是要哭了。

秦桧看看自己房里的摆设,心里觉着自己应该不是穷人,于是女人就想要不然今天就跟那个昏君赵构辞职算了。这样南宋少了一个祸害,中国也少了一个祸害了,想到这里,秦桧蹦了起来,大叫一声:“上朝!”

女人穿着秦桧的皮走进了皇宫大门,一路上都有人跟这女人打招呼,女人一个都不认识,只能拿出21世纪小白领的职业素质,对这帮人一律微笑待之。

秦桧想早点见到昏君,然后早点辞职,混吃等死也比做个卖国贼好。

“这是秦相爷吧?”一个粗犷的男声从身后传来。

秦桧听见声音,还没来得及回头,就感觉自己被渣土车撞上了,秦桧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。

“听说相爷这几日病了,这身子骨是越发娇弱了,”人形渣土车咧着嘴,很是轻蔑地望着秦桧笑。

看多了电视剧的好处之一,就是看着服装就能识人,秦桧一看这人形渣土车身上穿的衣服,就知道这是金人。

渣土车还那儿站着,对秦桧说:“宋人就是男人不像男人!”

秦桧坐地上,说:“你说谁不是男人?”

渣土车说:“相爷面如桃花,身如抚柳,”渣土车摇摇头,“真是比一般女子还要艳丽啊!”

周围的空气很凝滞,一国宰相就这样被一个金人调戏了!

身为一个长在红旗下,深受党教育多年的好童鞋,秦桧有中国人不可欺的自觉,于是秦桧怒了!从地上跳起来后,秦桧童鞋甩手就给了这渣土车一耳光,虽然他手很痛,但也很满意地看到,渣土车的脸肿了!

“你丫谁啊?有爹养没娘教啊!就是他娘的喝马尿放羊过日子的下等人,你还当自己披了张人皮就是人了?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!见过欠抽的,没见过你这么欠抽的!我是听说你们那儿是共妻的,你丫知道自己亲爹是谁吗?你亲爹就没教你说人话?……”

渣土车傻了,不光他傻了,全场观众都傻了!然后渣土车在秦桧问候完了他的十八代列祖列宗后,想起来要扞卫尊严了。

暴怒中的秦桧就是一泼妇,打架这女人很少为之,但好歹为了防偷防盗防色狼,秦桧练过女子防身术。

渣土车是大金使臣金太宗的皇弟,挞懒,秦桧是南宋宰相,当这两人抱在一起扭打成一团的时候,也就在历史上写下了“浓重”的一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