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270章 待宰的羔羊
作者:豆豆的影子 更新:2019-10-19

玲珑望秋月,夏青阳自然听过,这是那段九重天歌谣中的一句。

有了之前黑暗森林一事,澹台奎象此刻提到这个,用意不问可知,夏青阳动容道:“莫非这玲珑望秋月将发生在中州城?”

“哼,要不你以为凭着皇朝如今的声望和老夫的一点情面,会有多少人肯卖这个选才大会的面子?”澹台奎象略带愤懑的说道。

“为何不通过学院来做?”夏青阳问道,以神话学院的声威,自然影响力会提升不少。

澹台奎象道:“学院是我们这一方的不差,但我可没权利使唤他们。”

夏青阳道:“听王爷的意思,他们不同意做这个局?对了,我还不知道这个局究竟是什么。”

“不管他们,他们也有他们的难处,而且学院内部也并非铁板一块。”澹台奎象道:“我先帮你解答几个心中的疑团。你和雅萱那丫头在清苑酒楼中的事儿,是我与澜昊云摆平的,也是那时候哦我们才确认了彼此的立场,后来黑暗森林中皇朝对你的维护也是出自我的安排,但为了掩人耳目也只能是借力打力,点到为止。”

“柏家对你出手在我预料之中,但没想到手段如此下作,不过你的反击也够狠辣,原本我已打算请院长出面,却不想九州第一刀站了出来,但我清楚你不会就此罢手,故而顺水推舟,将你送入了流放之地。”

夏青阳苦笑道:“你就不怕我出不来了?”

“不会的,我虽不知里面的具体情况,但却知道太初元魂是不可能被困住的,便是人皇的布置也不可能。”澹台奎象答道。

夏青阳听后哭笑不得,不过这时候也没必要计较了。

澹台奎象继续说道:“送你进去,主要目的还是保护你,你可能知道自己落入多人的算计之中,却不知究竟有多危险,那时我判断你的表现可能引起了他们的警觉,说不定会出手对付你,只凭九州第一刀和我,就算再加上院长,根本没把握护得住你。”

这时夏青阳是真的动容了,如今想来当时的确是太冲动了些,不过对澹台奎象的说法,他依旧有些疑虑:“九州第一刀已是顶尖的传说魂师,院长似乎也能与之比肩,如此说来,那神秘的势力得有多强大?何况我还有???”

“还有五彩光拳?”澹台奎象截断他的话头:“或许五彩光拳背后之人能与他们分庭抗礼,但我对此并不乐观,想必你也清楚,彼时五彩光拳已经不再庇护于你,这是为何?要知道澜家、云家这些家族都是有传说魂师坐镇的,怎么会轻易听命于人?能够震慑甚至是控制传说魂师的人,你觉得会有多强大?”

夏青阳冷汗涔涔,他倒不是怕死,只是那些人很可能并不像杀死他,有许多遭遇要远比死亡更可怕。

澹台奎象继续道:“你是太初元魂,虽然不见得就是天命所归,却也是最大的怀疑对象之一,他们若真的要对你出手,必然会使出雷霆手段,届时谁能挡得下来?太初元魂虽然神秘,却也不见得能抵受的住他们的手段。”

“既然他们怀疑,又为何不趁早动手?若是等这些怀疑对象成长起来,岂不是更麻烦?”夏青阳问道。

“这我并不清楚,或许是时机未到,或许是有其他的缘由,但我不能冒险,况且你掌握了人皇经,进入那里或许会有好处,这也是我所期待发生的。”

“你,你知道???”

澹台奎象沉声道:“我知道,但我不知道皇兄在哪儿,我也不想知道,我想他也不想我们知道,你可明白?”

夏青阳沉默片刻,低声道:“我明白。”

“好,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?”

“既然他们都不能确定是谁,那你为何确定是我?”

“我不确定,但我没办法像他们一样等待,我只能赌一把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夏青阳无奈的笑了笑。

澹台奎象忽然伸过手来,拍了拍他肩头:“之前的事情也说的差不多了,至于细节以后有机会再说,现在我们还是来说一说怎么做好这一局吧。”

夏青阳离开澹台奎象的别院,回到乾阳宗丹药坊时,已是深夜时分,颜如玉等人却都没有休息,正在密室中走来走去,焦急的等待着他,见澹台奎象虽是大家的一致决定,可谁也难以料到最终的结果。

见到夏青阳平安归来,众人都松了一口气,颜如玉察言观色没有说话,龙长生忍不住问道:“成了?”

夏青阳坐到桌前,示意三人坐下后,重重的吐了口气,道:“谈是谈成了,但事情却未必能成。”

颜如玉颇感意外的道:“既然谈成了,他自是答应出手帮忙,一个赵森想必不是大问题,何来不成之说?难道???还有其他事不成?”

对于颜如玉的智计,夏青阳早已佩服不已,所欠缺的不过是见识而已,他决定帮她补上这一课:“嫂子,你可听说过九重天歌谣?”

一夜密谈之后,夏青阳选择了闭关,但这次闭关不是为了修炼,短短几天时间的修炼对于如今的他来说并无多大用处,闭关是为了静心思考,越是复杂的局势,越需要冷静的头脑和清晰的判断。

中州城这个局极其微妙,保守派与激进派以及背后的势力,都是做局者,双方互有忌惮,又各有后手,共同推动着局势的发展。

目前来看是澹台奎象在主导局势,可他的重注几乎都投在了夏青阳身上,所以最终的成败依旧是未知之数,极有可能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。

但到了这一步,谁也不可能收手,因为这牵扯到九重天,只是这三个字便足以让双方投入重兵。

“玲珑望秋月,我是玲珑之心???”夏青阳想起澹台奎象的推测,自己和秋月是这一局关键,因为两人本身就是这一局的主角。

夏青阳对此并不尽信,可也无从反驳,只好走一步看一步,至于击杀段森,澹台奎象既然答应会出手相助,自然不会有太大问题,他如今要考虑的,是如何把这个局做好。

颜如玉夫妇带着沈川和龙长生回了城外的据点,中州城里有澹台奎象传递消息就足够了,他们开始着手组建更加完备的情报网络,夏青阳很不喜欢那种茫然不知所措的局面,所以他需要信息,需要各方面的情报。

直到选才那日清晨时分,夏青阳才结束了闭关,他谢绝了岳雨琴和纪钟陪同前去的请求,因为他知道,这一关根本没有任何意外,这个局的关键在于终选那一关。

数千人参与了进来,其中不乏澜落影这等耀眼的人物。

夏青阳也顺利的完成了取血,在广场逗留了一段时间后,返回了丹药坊,结果要在一天后公布,而终选的日子则在三天后。

第二天,他终于得到了铁牛和小兜兜的消息,结果令他欣慰,铁牛已经痊愈,两人都平安无事,更令他感到欣慰的是,用了这么多天才得到消息,这说明澜昊云祖孙的确是用心了。

第三天,终选名单公布,夏青阳不出所料名列在内,可他不意外,不代表别人不意外。

一百个人虽然不少,但如今中州城群雄汇聚,又有暗影会这个强大的情报组织在,一百个人的身份来历不出几个时辰便被摸清。

虽说皇朝明言参与者没有任何条件,便是凡夫俗子贩夫走卒都不限制,可这样的人又有多少会来凑这个热闹,最终能有三人入选,已经是天大的奇事了。

至于各个有名的家族宗门自然都有人入选,其他背景差一些的,也大都小有名气,除了那三个普通人之外,没有无名之辈。

只有一个人除外。

这人是一个丹药坊的客卿,公开的境界是中期精英魂师,二品炼丹师。

若是在其他地方还说得过去,可在这中州城,这样的人物随便在街上一抓,就是一大把,这种人有什么资格去参加终选?

就连那丹药坊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来路,后台乃是云雀山系的乾阳宗,云雀山系好歹还有些名气,至于乾阳宗,若非有黑暗森林一事,以及那个少年,谁会知道这么个宗门。

三个普通人获得的象征终选资格的玉牌,还没在手里捂热乎便被人换了去,魂师与普通人换东西,实在是再容易不过了,随手拿出的东西对方难以拒绝,何况也不敢拒绝。

皇朝对此没有制止,不制止便是默认了。

所以有人把目光落在了乾阳宗丹药坊的那位客卿身上,如今看来,就只有这块玉牌是最容易得到的了。

事情发展是如此之快,夏青阳还在考虑着怎样在接下来的终选中既达成目的,又尽量隐藏身份时,却忽然发现,自己再也难以低调了,如今的他成了一只肥美的羔羊,无数人都在磨刀霍霍,他的结局似乎没有任何悬念,唯一的悬念是倒在谁的屠刀之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