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的梦生活是美好的
作者:zhenwang 更新:2019-10-19

“启禀教主,有人在河南一带看见任我行的行踪。”文长老恭恭敬敬的递上一份报告,垂手站在一旁,等候吩咐。

“我知道了,你先下去吧。”东方不败微微皱了皱眉。中原地区,是他势力比较薄弱的地方,任我行果然是要从这个地方下手。

日月神教在自己的治理下井井有条,又有三尸脑神丸的控制,任我行的进度缓慢得可以。他无非是去联系一些老部下而已,可时隔这么久,那些人并不会那么轻易的想去叛乱。他现在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,这些跟任我行有所联系的人,矛头都直指一个——杨莲亭。

“乖乖穿粉红色的衣服真是漂亮!”小桃子给摇篮里的儿子换上衣服,还系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。

宝宝好奇的歪着脑袋看着自己的娘在打扮弟弟:“娘,弟弟是男的,宝宝是男的,爹爹也是男的。宝宝穿跟爹爹一样的衣服,为什么弟弟要穿这个呢?”

其实你小时候,也经常这么穿的。小桃子笑着摸摸他的脑袋:“那宝宝觉得,这样好不好看?”

“不好看!”宝宝斩钉截铁的回答,“还是爹爹穿的衣服好看。”

“对,你爹爹穿什么都好看,宝宝就不一样了。”小桃子戏谑的拉拉他的小辫子,“看看你穿成什么样子,又是土又是泥的。”

宝宝生气的做了个鬼脸:“才不呢,宝宝要跟爹爹一模一样!”

“哦,宝宝怎么跟爹爹一模一样啊?”东方不败正好进来,伸手将儿子抱了起来逗他。

宝宝眼睛一转,满是泥巴的小脚使劲在教主大人身上蹭了几下,拍着小手开心的笑道:“这下爹爹就跟宝宝一样了,衣服上都有泥巴!”

“小东西,”小桃子上前抓住他的耳朵拧拧,“你以为爹爹衣服上也有泥巴就可以了?爹爹吃饭可不像你一样,到处乱漏,喝水也不会喝到身上到处都是。”

啊,这可是个大问题,一心想跟爹爹保持一致的宝宝皱起小眉头,将脑袋埋到爹爹怀里使劲蹭蹭,决定无视娘的话。

小桃子一手将他拎了出来,从摇篮里抱起乖乖,送到夫君面前献宝:“东方大哥,你看乖乖,多漂亮!”

白白嫩嫩的乖乖呀呀叫着,挥着小胖胳膊,口水横流。看着他脑袋上那个硕大无比的蝴蝶结,东方不败不由得想起宝宝小时候被装扮成女孩子的模样,不觉失笑。小桃子立刻抱着乖乖一起钻到夫君怀里,顺便向一旁的宝宝丢了个挑衅的眼神。

坏娘,就知道跟我抢爹!宝宝撅起小嘴,冲过去抱着爹爹的大腿,抬起头,大眼睛忽闪忽闪的,用可怜巴巴的眼神看着他。

东方不败弯腰将他抱起:“宝宝怎么了,想爹爹抱吗?”

“爹爹抱宝宝,不抱坏娘。”宝宝趁机撒娇,并暗地里冲着坏娘眨眨眼睛。

“妹子,把宝宝放出来给我们玩!”桃谷六仙的大嗓门传来,顿时打破了屋里的温馨气氛。自从乖乖生出来以后,桃谷六仙拿两个孩子进行一番比较,觉得会跑会跳的宝宝比软绵绵的乖乖好玩多了。桃根仙首当其冲的闯了进来,一把将宝宝从东方的怀里抢了过来,顶在脑袋上:“宝宝,跟师傅舅舅们去玩!”

宝宝好不容易占据了爹爹的怀抱,怎么肯轻易放弃。当即又踢又叫,同时拽着桃根仙的头发,将桃根仙拽得哇哇乱叫。林平之在门外叹一口气,慢条斯理的走上前,把桃根仙从宝宝的魔掌下解救出来,顺便从怀里掏出一个糖人,成功的吸引了宝宝的注意力。

看着儿子流着口水迈着两条小短腿跟在桃谷六仙身后,小桃子叹一口气:“这个孩子这么嘴馋,真不知道像谁。”

东方不败摸摸她的脑袋,亏她还好意思说的出口,宝宝在馋嘴这方面可是百分百遗传他娘的。

“对了,东方大哥,我做了一个香囊送给你!”小桃子将乖乖放回摇篮,很炫耀的拿出一个小小的香囊,“这可是我跟针线上的绣娘学的,漂亮不?”

嗯,相当凑合的一个小玩意儿,绣着几株小草,是最简单的图案吧?不过,看着小桃子满脸的期盼,教主大人也不忍心打击她的积极性了,违心的夸了一句很好。

小桃子开心不已,开始献宝:“这里面可是我亲自晒的干花呢,你闻闻,香不香?”

的确很香,而这个味道,似乎穿透了久远的岁月,悠远而熟悉。

“他跟我很像。”东方不败忽然没头没脑的来了这么一句。

“嗯?”小桃子好奇的看看他。在夕阳的映照下,东方不败的眉眼似乎柔和了许多,带着一丝丝抑郁的味道。小桃子揉了揉眼,是自己看错了吧,她无所不能天塌下来都能撑着的夫君,怎么会露出这种表情?

“你这个里面是蔷薇吧?小时候的事情我记得很少,只记得家里后墙上种满了蔷薇,总是开得很热闹。”东方不败似乎有些怀念,“后来爹娘去世,我也辗转离开了家,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。”

这些日子虽然遥远而模糊,但似乎已经成为了一个永远的创痕,烙印在他的骨血里。那个时候,他每活着一天都是一个奇迹。每个清晨,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找到足够的食物,能不能看到当晚的月亮。那年适逢水灾,流民甚多,那些成年人见他小小的个头,都从他的手里抢东西,甚至还时不时的对他一顿毒打。他咬着牙,从死人身上剥衣服御寒,和野狗野猫争夺食物谋生,终于让他一步步的熬了过来,成为现在高高在上的东方不败。

他眼神暗了暗,将妻子搂得紧紧的:“杨莲亭跟我很像。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,他正在跟一堆人打架,一次次的被打倒,又一次次的站起来,只是为了一个馒头。我把他带回黑木崖,派人教他读书,教他功夫。他也没有让我失望,除了在武功上没有天分外,其他的地方他都做得很好。他从一个普通教众慢慢爬到现在黑木崖总管的地位,当然,也有我看重的原因在里面,但更多的,却是他自己的努力得来。他很聪明,知道怎么做可以让人放低对他的戒心,有时候我想,他不好好学武功,是不是一种变相的投诚,想让我知道他对我的位置没有觊觎之心。这样一个剔透的人,却做了件错事,他妄想杀你。”

“杨总管想杀我?”小桃子抬起头,诧异的问道。她跟杨莲亭,根本就没有什么冲突好不好。

“没错。他派人暗中跟任我行联系,条件就是,杀了你。但是,他又不想让我死,所以,又透了一些痕迹出来,让鲍长老查到。只是,他不知道他所做的那些,都被我看在眼里。哼,自作聪明,这一点,跟我年轻的时候也一样。”东方不败没有说出来的是,杨莲亭总是认为自己对他是特别的,所以肆意妄为,这也是他不能容忍的。

看着乖巧的倚在怀里的小妻子,东方不败紧了紧手臂。多年前,他初遇小桃子的时候,她就是这样的一副模样,看似天真实则狡黠,看似善良实则凉薄,有着满脑子稀奇古怪的主意,对亲人以外的其他人完全无情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她一点都没有改变。他本以为,这个荒唐的世间会改变所有人所有事,例如他,例如杨莲亭。可是总有些人,总有些事,哪怕被时光重重包裹,却依旧在那里,不曾离开,就如同他的小妻子,如同桃谷六仙。

其实,他是有些羡慕桃谷六仙的吧?活得肆意,活得多彩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。在桃谷六仙他们吵吵闹闹大喝大嚼之时,他在黑木崖如履薄冰战战兢兢。而现在他终于可以站在顶端俯瞰终生,却失去了年轻时的神采飞扬。

他要保护住他的妻子,他不希望她的古怪精灵被世间磨平,不希望她遇到一丝一毫的危险,所以,杨莲亭,只有死。

“呐,东方大哥,”小桃子伸手搂住了他的腰,“我有没有告诉过你,我的那些稀奇古怪的功夫,是从桃花岛而来?”

桃花岛?那个传说中惊才绝艳的黄药师的桃花岛?

小桃子窝在他的怀里,舒服的蹭蹭,自顾自的往下说:“这本来是我跟哥哥们的秘密,我从来不允许他们说出去,所以,连小林子都不知道。可是,在黑木崖上这么久,我觉得,或许桃花岛更适合你一点。我们也可以与世无争,潇潇洒洒的过日子,难道不好吗?”

“有我们,有宝宝,有乖乖,还有哥哥们。然后,我们再生个漂亮的小女娃儿,一家人安安稳稳的,永远在一起。”小桃子依旧描绘着隐居的种种好处,“黑木崖上多累啊,我不想你继续被这些琐事困扰,而我什么忙都帮不上。在桃花岛就不同了,我们可以种花种树,还可以种菜,养小鸡小鸭,我给你做饭,日出而作日入而息,如果闷了呢,就可以到江湖上再晃荡晃荡,想收徒弟就收徒弟,想扮大侠就扮大侠,多好。”

确实是很诱人的生活,东方不败不由得开始想象,在风景如画桃花缤纷的地方,几个孩子在地上疯跑,自己和妻子在一旁笑眯眯的看。

望着小妻子闪亮亮的眼睛,东方不败轻轻的亲了一下,或许,自己真的可以拥有那样的美好生活。

作者有话要说:

大家看长评哦,有番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