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结局
作者:爱爬树的鱼 更新:2019-10-19

更多言情小说,尽在言情后花园。请记住本站:言情后花园

2009年浮尘界

金酷站在句芒山第四重峰顶托着腮往下望。

山下新来的两只小妖正在野地里进行爱的互动接触……嗯,很互动,很接触。

金酷目不转睛地边看边感慨,“哪来的痴男怨女,这么开放?天还没亮就在草丛里。不顾虑下市容市貌,好歹也要考虑一下这些花花草草的感受。”

肩上突然一沉,一个红发性感的御姐一爪子搭在他肩上,吐气如兰,“看得这么入迷,小金酷思春了?”

金酷哀怨地摸摸自己过了十多年后仍是一副雌雄莫辨的未成年小脸,郁郁道,“爷已经不小啦,不要再叫我小金酷。”

曼陀罗充分满足他的要求,食指挑起他白嫩嫩的下巴,魅惑道,“哟~思春了没,金小爷?”

“只是这么点程度就会让本爷思春?未免太小瞧我了,爷的经验可是很~丰~富~的!”

“噢?”尾音质疑得拉长。

“那是当然。”色厉内荏中……

“那要不要和姐姐互相切磋一下经验?”曼陀罗眉梢一挑,早知他至多也不过是口里花花,实战经验可是惨不忍睹。

金酷磕磕巴巴,“那,那至少……至少睚毗也跟我差不多。不对!我可是比睚毗好多了。”毕竟他若想来个爱的互动,可不用冒着的风险。

曼陀罗闻言不由满意道,“身为女子就该像阿宝一般坚贞。”

金酷不由小声腹诽,十几年了,眼看和九尾狐的许诺期限也到了,睚毗都还未顺利将阿宝拿下,啧啧,难道要拖到下一个新千年?

……真是,悲惨啊。

天空之城

数不清是第几次在梦中惊醒,看看时间,东方只稍稍鱼肚白。

睚毗垂眼望向怀中蜷缩着身子背对他的少女,这些年来,他努力潜移默化得让阿宝越发习惯与他同床共枕,越来越眷恋他的怀抱,只可惜若他想再进一步的话……

睚毗伸手扒拉一下阿宝的身子,转回来正对他。少女无意识的皱眉,扑腾几下身子又翻了回去。睚毗不由弯起嘴角,玩心地大掌将阿宝再扒拉回来,阿宝再扑腾,他支着额抿着笑继续扒拉。

几番下来,阿宝只迷迷糊糊地睁开一双氤氲着蒙蒙水雾的大眼,声音带着刚睡醒的慵懒绵软,“你不要再闹我啦。”

睚毗道,“兑现承诺的期限到了,今天我们该去天狐那交换蟠桃。”

“唔……”阿宝还在半梦半醒中,微翘的小小红唇和雾蒙蒙的大眼令睚毗心中一动。

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在他心上抓挠,燃起一丝欲念。

睚毗紧了紧抱着阿宝的手,另一只手轻轻扳正她的脸,俯首亲了亲她的颊,而后慢慢靠近她的唇……

在双唇相触的前一刻阿宝半眯着眼,同他对视一秒之后,再重新阖上,睫毛颤动着,红着颊微启双唇……

的舌探入她口中,拭着她的唇齿,舌头粗糙面的摩挲令她的呼吸急促起来,过于亲昵的触感令她不由自主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睚毗一手撑在她耳畔,柔亮的青丝滑落在床榻,几缕垂落鬓角的碎发轻轻骚动她的脖颈,她发痒的缩了缩细肩,鼻腔轻哼一声。

睚毗不满她分心的在她唇上轻咬一口,抬手轻捷地脱下自己的单衣,光裸结实的胸膛隔着阿宝身上薄薄的内袍与她紧紧相贴……

半是睡迷糊半是懵懵懂懂,阿宝这次罕见的没有反抗,任睚毗在她身上又亲又啃又含,颈上的盘扣不知不觉被一颗颗挑开……

睚毗意犹未尽的顺着她的唇滑到她耳上颈子上,最后俯首在她胸前,的唇舌在她胸上,粗重混乱的喘息吐气令她的肌肤的泛红,她双手轻按在他宽大光裸的肩膀上,蹙着眉,仰高尖尖的下巴……

睚毗的大掌在她身上摸摸摸,然后探入衣内一路往下游赚潜入她的亵裤内——

霎时,阿宝只觉脑中有条神经“啪”地一声断掉,右手不受控制地握紧拳头用力一挥,直接打中睚毗的下颚!

太超过了!

睚毗猝不及防被打中,重重的砰地一声,伴随着闷闷谍上去肉痛无比的回音,如过去的每一次一般被华丽丽的pai飞到床下。

阿宝气喘吁吁地从爬起来,把盘扣一颗一颗扣回去,拉好被扯掉一半的亵裤,抗议道,“你不要老是这样啦!我们还没有结婚,不可以那样!”

扶着青青的下颚的睚毗阴郁着脸从床下起身重新掀开被子,回到,不爽的披上单衣翻身背对她。

“哎?”又发脾气了?阿宝愣了愣,凉凉的手捂住红通通得快要冒烟的小脸,可是那也是因为他的动作……实在,实在……她不知该怎么形容,总之,就是太超过了!

她盘坐在床沿偏过头看他,斟酌一阵后,对着睚毗的后脑勺小心地道,“那个……你生气了?”

睚毗闷闷地轻哼一声,没有搭话。

阿宝无奈又羞窘地咕哝,“那也是因为……因为……”他每次老是亲啊亲,没多久就开始乱摸乱动,她的手当然会控制不住地熊熊一拳过去。

睚毗仍是背对着她,不说话。

阿宝看看天色尚早,她瞅着全身上下写满“欲求不满”这四个大字的睚毗一眼,决定暂时规避这个话题,轻轻拉了拉被子,“你再过去一点,压到被子了。”

睚毗闷不吭声地往里边挪了挪,空出一个位置。

阿宝拉开被子重新躺回去,半晌后又道,“那个,刚才我打痛你没有?”她的力道着实不小。

睚毗静了一下,过了片刻后他翻了个身回来,闷闷地抱住阿宝。

知道他在向她示好,阿宝伸出手也回抱住他,觉得睚毗现在越来越爱撒娇了。

她睡觉时喜欢一人一边分开睡,但他老是抱着她,喜欢黏得紧紧的睡法。他也渐渐开始会偶尔闹别扭发脾气,有时甚至会对她不着痕迹的撒娇……

阿宝突然觉得有些怪怪的,仿佛,他在潜移默化的,将从前那个少年睚毗和现在的成年睚毗慢慢融合……

“你是不是不喜欢和我在一起。”睚毗忽地开口,打断她的思路。

阿宝,“当然不是。我就是……非常不习宫而且我们现在还没结婚,那样……不妥,非常不妥。”

睚毗将脸埋在她发间,郁郁道,“关于成亲我已经提过许多次,你总是推拒。”

“我不是已经说过,”阿宝拍拍他的背,“等我吃了蟠桃过了两百年之后,再成婚。”若到时她还活着,她还存在于这个世上……

睚毗沉默片刻,深深吁了口气更收紧手臂,“傻阿宝,真是……傻阿宝。”

阿宝闭上眼,将脸贴在他胸口。

“若是实在不行,黛和曼陀罗他们手上也已经准备好身体……”

阿宝下意识地抢白,“我不要换身体。”

他搂紧阿宝,低声道,“……好。”

当年,天狐要求的承诺论简单也简单,论复杂倒也复杂。

她要求他们在十几年之内恢复昆仑往日的荣光。昆仑?荣光?阿宝只知那天狐离开浮尘界之后就去了青丘,也许她和青丘订立了什么协议?也许她想在昆仑重建复制第二个青丘?也许……

这些都不是睚毗他们所在意的,他们在意的只有蟠桃,只有蟠桃何时能兑现,只有这蟠桃能够再延阿宝多长的寿?

佛曰:种如是因,收如墅,一切唯心造。

他们之间的纠缠纠葛是彼此种下了多少因?他们之间的峰回路转柳暗花明,又是缘何而收获的果。

到底,兜兜转转了千百年,终究还是在一起了。

天狐来时正值晌午,一日之中阳光最盛的时刻。

在一片忐忑中,阿宝走向通往大殿的幽长回廊。在回廊的尽头,大殿之上,天狐一族和浮尘界的臣民们在等待。

睚毗与她并肩而行,坚实的大掌始终和她暖暖的相扣。

走到回廊的尽头,的镶金红底殿门被左右打开,白炙耀眼的阳光大片大片的随着殿门的开启涌入她的视野,明亮得几乎教人快睁不开眼,阿宝手背挡在额上眯起眼环视大殿,晕染在强烈光圈下的众人微笑着望着她……

“嘿,怎么这么晚才到啊。”金酷暧昧的双手环胸,挤眉弄眼。曼陀罗招摇着那头火红的长发,魅惑的朝她抛来飞吻。

戴着金边眼镜一身医师白袍的黛斯文俊秀的噙着一抹淡笑,狐身鱼翼的朱獳照例是冷哼一声,傲慢无比掸高鼻子斜睨她。

阿宝迎着他们的目光和睚毗一道走向王座,穿着对襟唐装的怜柳担忧的看着她和天狐,一旁的诛羽墨言驭火术师傅陶眼中透出一丝关怀……站在大殿中央奠狐亲手奉上兑现承诺的蟠桃,阿宝露出轻松灿烂的笑容,心情超乎异常的平静。

隔着头顶斜开的琉璃窗,浮尘界奠空蔚蓝而广阔。盘踞在天空之城北面的山脉烟云缭绕,翻滚的云海中隐约可以看见星星点点的各色法宝明明灭灭……

不论岁月如何流转,此情此景不变。

不论岁月如何流转,不论人事如何变幻,不论最后彼此是否能够相携走到终局,阿宝转头与睚毗相视而笑,无声的明了此刻对方的心意。

爱情其实很微妙,若缘浅哪怕情深也难以负荷。

爱情其实很简单,若是遇上那对的人,重新开放在对的时间,哪怕只有刹那芳华也能微笑着幸福满足。

于千万人之中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,于千万年之中,时间的无涯的荒野里,没有早一步,也没有晚一步,刚巧赶上了,那也没有别的话可说,惟有轻轻地问一声:“噢,你也在这里吗?”

——《爱》张爱玲

—end—